冥王的宠妃 锋芒

  • 下一章:美食斋
  • 上一章:赌约

    听了北宁宏的话众人都呆住了,众女子纷纷向颜涵渲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同坐的完颜寒离四个男人同时蹙起了眉。

    几人都知道其实以颜涵渲的身份和丞相的宠爱程度在西秦国足以可以成为一个正妻,但是北宁宏许给的确是侧室,想想北宁宏的身份也知道正室之位是给不了的。

    “抱歉,我不同意。”这时颜涵渲的声音响起,冷冷的,没有一丝起伏,但是那张阴寒的脸足以说明她的气愤。

    众人很意外,但是北宁宏却是一副‘早就知道会这样的’样子,淡笑道:“四小姐是因为在下许的是侧室之位吗?”

    颜涵渲冷着脸说道:“无论是正室还是侧室,我都没有福分成为四皇子的人。”碍于是身份,颜涵渲并没有说的很直接,但是众人也明白了颜涵渲的不愿。

    北宁宏依旧是淡笑的样子,倒是旁边的韩子谦说话了:“呵呵,只是一个赌注而已,既然四小姐不愿履行,那就罢了。”

    话虽然这样说,但只要是个人都能听出他话中的意思,无非是说西秦国不讲诚信罢了。

    对此颜染汐一点也不在意,西秦国讲不讲诚信与她何干。

    一个桌子上恐怕只有她和北宁宏面色不改了。

    抬头看着颜涵渲咬着唇的样子,众人的目光都已经到了颜涵渲身上,此时她若是不答应,恐怕就成了这西秦国的罪人了,颜染汐摇摇头,心中一叹:你说你非要打她的注意,若是随意换一个人她也不会出手。

    此时雅阁里鸦雀无声,全都等待着颜涵渲的回答。

    看着北宁宏似笑非笑的样子,颜染汐放下手中的茶,站起身来,此时的宁静让颜染汐的动作显得分外突兀,众人全都看向颜染汐。

    颜染汐走到擂台上,对着北宁宏叹了口气,颇有无奈的说道:“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去为难一个女子,当真缺了这侧室?”眼中溢满了讽刺之意。

    说完拿起笔,认真的写着。

    台下此时议论纷纷。

    完颜绵静看着颜染汐的样子皱着眉说道:“她上去干什么,难道她以为她可以赢了谦公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琴卿眼中滑过一抹幸灾乐祸,面上却叹了口气:“也许三小姐只是想赌一赌罢了,万一可以赢呢?”

    “切,就她?她要是赢了,太阳也就打西边出来了。”完颜绵静不屑的说道。

    而颜紫溪也埋怨道:“三妹也真是的,这是要干什么,哪里都有她的事,还嫌不够丢人。”

    颜裴纶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完颜寒离和完颜翼泽皱起了眉。

    乔惗飞眼中也闪过一道精光。

    只是谁也没有发现颜涵渲眼中的欣喜一闪而过,虽然她不知道颜染汐会不会赢,但是她能为她上去是不是就说明她原谅了她?

    小时候是她害了她,如今她不敢面对她,就是害怕她不原谅她,虽然那些事情她不知道,但是终究是因为她才将她害成这样的。

    此时台下的众人也是议论纷纷:“你知道台上的人是谁吗?”

    “你不知道?刚刚你没有听他们说,那是被关在丞相府冷院里的三小姐颜染汐。”

    “啊,她怎么上去了,这不是丢人吗?谁不知道她天生愚蠢,如今更是胸无点墨。”

    “唉,愚钝也好,点墨也罢,最起码人家有情,现在大家族里谁还能向她这样,谁都看出来了四小姐不愿嫁,其他人都不愿站出来,可是人家三小姐却站出来了,这情谊,比那些有才无情的人可是好的多。”一个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脸上很是无奈。

    被此人一说,其他人也跟着说了起来。

    “是啊,现在哪里还有这么善良的人,无才又怎么样,总比那些有才却毒辣的人强得多。”

    “是啊,听说这三小姐是被人陷害才进的冷院。”

    “唉大家族里,向三小姐这样的人恐怕也只有被欺负的份。”

    “是啊,是啊。”

    “现在的世道啊。”

    众人议论纷纷,谁也没有看到刚刚那个中年人眼中闪过的奸诈,而后对着台上的人儿挑眉的样子。

    颜染汐对此没有任何表情,依旧淡淡的笑,透漏着无限光华与自信。

    大笔一挥,随意的走下去,众人纷纷让路,这让完颜绵静愤恨的不得了,心中暗道,什么风头都让她抢了去。

    颜染汐做回自己的位置,古蝶很有眼力的为颜染汐递过一杯茶,颜染汐接过轻啄一口,没有丝毫的做作,一起看起来那样的自然。

    却令乔惗飞迷了眼。

    而颜染汐的一系列动作也让其他人陷入了思考。

    突然一阵吸气声,将众人的心思引了过去,只见台上一张潇洒肆意的字形,笔笔苍劲有力,又带着一丝清秀洒脱,一个人的字有时就可以看出一个人,而能写出此字的人恐怕那性子是慵懒中带着高贵,随意中带着狂傲,洒脱肆意,放荡不拘。

    再看那诗竟让所有文人烧红了脸,包括一向高傲的谦公子。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一首诗词,惊了众人。

    完颜寒离诧异的看着颜染汐,不可置信的问道:“这是你写的?”

    颜染汐淡笑:“那太子以为呢?”

    所有人都看向那一脸慵懒笑容的人儿,韩子谦眼中的鄙夷已经消失不见,有的只是无比的惭愧和敬佩,不顾众人的看法,对着颜染汐歉意的说道:“是子谦世俗了。”

小说全文阅读:木木小说网 » 冥王的宠妃 锋芒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